深圳女子图鉴免费阅读(刘雪婷)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深圳女子图鉴最新章节列表_(刘雪婷)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紫葡萄色夹克上衣,蓝色牛仔裤,天然略带卷曲的黑发,当嘴角带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的范之勋出现在刘雪婷面前时,她诧异了一下,她没想到他的外型如此出色,他跟大家打招呼,声音深沉又带有磁性,然后很自然地坐到刘雪婷的旁边,就好象与她相识已有百年。何韵和李钊是早就认识了的,倒也没有多大激动,两对年青人略略适应了一下开始的冷淡气氛后,谈话渐渐火热起来,从天气扯到政治,从深圳说到上海,从国内扯到国外,从海归说到海待……范之勋话不多,但字字珠玑,咖啡厅快打烊时,范之勋动作麻利掏出钱包买单。
  大方的男人不一定全都讨人喜欢,但讨人喜欢的男人毫无疑问会比较大方。刘雪婷不是个计较物质的人,但是她很看重男人掏钱的魄力。看着他站在气色灰暗的何韵和不善言语的李钊旁边那种淡定自在却暗暗摄人的气势,隐隐有种说不出的自豪和舒畅感。
  何韵牵着小她三岁的小情人的手先离开,刘雪婷跟着范之勋走出玫瑰咖啡厅,他用手轻轻地扶她腰,绅士但不暧昧,她本能地抬头目测了一下他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七到一米七八之间,她很喜欢这种距离,她一米六五。
  “我订了威尼斯酒店,”他轻松的说,“你现在有节目吗?如果没有,去那里坐坐?”
  一夜情!这是刘雪婷首先想到的词语,在她还没来得及做出明确回答时,范之勋已招手叫了辆的士,她不由自主地跟着他钻进了车内。到酒店有二十几分钟的车程,两个人除了似乎是心领神会的笑笑,没有开口讲任何话。
  “你很意外吧?我没事先打招呼便杀到深圳来了。”进了酒店的套房后,范之勋关上门,转身轻拥住刘雪婷,自然亲密得象久别的情人,眼中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温柔火花在跳跃,刘雪婷心跳得历害,看对方的头俯下来,微微地闭上眼,却不料对方只是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这让她大感意外。
  我现在觉得再也没有哪两句你喜欢的口头禅更适合你的了。范之勋说。
  哪两句?
  “无所谓和随便,你全身散发着这样的一种懒懒诱人的气息。”范之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疼爱地笑着说。
  刘雪婷不好意思地笑笑。
  是你先用浴室还是我先用浴室?他在她耳边轻声地问。
深圳女子图鉴免费阅读(刘雪婷)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深圳女子图鉴最新章节列表_(刘雪婷)
  你吧,她说。
  这一晚,让刘雪婷更加意外的是,当她冲完凉回到房间时,发现范之勋已在另一间房里睡下了,象个大哥哥般地对她说:雪婷,我有些累了,先睡啦!剩下刘雪婷一个人在右边的卧室里对着电视发傻,弄不清状况。
  何韵坐在凄冷的荔枝公园的一条长椅上瑟瑟发抖,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似乎是诚心虐待自己和李钊这个年青男孩,她痛恨自己,特别是面对着对一切都表现得无所谓却拥有优越条件的刘雪婷时更是如此,好象那种自虐的快感可以平衡她与刘雪婷之间先天条件和后天条件的距离。自己出生在湖南的一个贫穷山村,而她家庭富裕受尽宠爱;自己是别人见了一百次也记不住样子的普通女子,而她是九四级本校有名的系花;同届毕业的自己在深圳求职四处碰壁,而她一毕业便有学长为她引进深圳一家知名的公司,拿一份优厚薪水;自己为了不再回到那个贫穷的老家而嫁给一个香港老男人,而她只是轻松的一句玩笑话,她爸妈便急巴巴地送钱来为她付了一套百多平方米房子的首期款;自己除了老公外再也没和其他男人上过床,而她不光在学校有惊人故事踏入社会一样信手拈来大把男人;自己委曲求全地面对着一个现在极其讨嫌的大自己十五岁的男人,而她却在昨晚一脚把自己暗恋多年无法接近的男人踢下床,并让他在地毯上过了一夜。
  想到这些,她就止不住颤抖,心疼得好象无法呼吸一样,然而,更悲哀的是,她是自己最好最知心的朋友,无论自已怎么掩饰和怎么逃避,在深圳,除了潘渊,她最贴近最关心最在乎的人便是刘雪婷了。
  “我们找个酒吧去坐坐吧,”李钊的声音因为寒冷明显地哆嗦起来,但为了表示绅士风度,也或许是为了取暧,把并不保暧的西装右襟往她的背部裹了裹,“要不去我宿舍?”
  不。何韵语气坚定地说。她觉得还有许多思绪没有理清,唯有在这如冰刀般切割人皮肤的寒风里,在这凄冷的公园里,才能思考和回味一些平时不敢想也不敢整理的东西。你看我同学刘雪婷漂亮吧?她茫茫然地问。
  “一般。”李钊说,“她没有你漂亮。”
  你真虚伪!
  “真的,我说的是真话,我看她对一切都无所谓且懒洋洋的样子就非常不喜欢,我就是喜欢你,也许——也许我不该说,我就喜欢你身上那种朴实的感觉,你简单的穿戴,我觉得你和我一样,有一颗积极向上追求美好的心,你眼中就时常露出那种灼人的光茫来,你同学的眼神是迷茫且灰暗的——虽然她外形非常光鲜,而且我认为你以后一定是个好太太,她肯定不是,真的,对于一个太容易跟男人上床的男人,再漂亮,男人只会跟他偷腥,很少会愿意娶她做老婆。我要找的是老婆,不是情人,我没有钱玩情人,况且——就算有钱,我也不会找情人,没什么意思。”李钊辞不达意,混乱而急促地表达着自己。
  女人的风情万种或是拙笨朴实在男人面前有时有异曲同工之妙,只要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
  自卑的女人往往无法准确为自己定位,但旁人的眼神或言语若用得恰当就足以给她一种力量支撑她暂时去修复失衡的心,李钊这些话真实性暂且不考究,何韵真的被感动了,也好象从这些话里间接证明了自己暗藏多年而未展示的价值,就好象丑陋的蚌里的珍珠,突然间被他给发掘出来摆上台面,显得格外光彩夺目,不由自主地身子软和了,更深地陷进对方的怀里去。李钊一激动,忍不住去吻何韵,第一次,何韵没有生硬地抗拒,慢慢地迎合他的唇,萧瑟寒风中,她那冰冷了近两年的唇第一次有了一丝女人所特有的柔软温柔的气息。
  你知道吗?我们认识这么久,虽然常常牵手散步,相拥,可是直到现在我才感觉到你对我有一些爱意,我之前总是感觉你不太喜欢我,就算有一点点喜欢,也没有爱上我。现在我不担心了,我感觉到你接受我多了许多。这个小男生象电视里的主角般在她的耳边呢喃细语,虽然无情冷风吹过来,把他的话吹得微微发抖变调。
  何韵在心里轻叹了一下,这个敏感而细腻的傻男孩儿,如果他知道当她听到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被自己女友象踢臭虫般踢下床并让他在地毯上睡一夜后她的心是多么无奈凄凉,对他的暗藏期待的有可能回报的爱变成了一种鄙视和恶心的情感而报复性地找寻其他安慰时,他会不会转身走开?会不会还象现在这样耐心对待她?一个电话便从凄风中飞奔而来?一个不耐烦的眼神便让他立刻转身离去?那时候,她压根没想到过自己的老公,而是那个静静占据自己心灵多年的叫潘渊的男人。她闭上眼,眼泪莫名地流了出来,开始主动疯狂地吻他,象垂死的病人拼命的呼吸保命的氧气,并在狂乱的吻潮湿的眼中,看到各种交叉飞舞的画面,赤身裸体被踢下床的潘渊;在学校图书馆里的一角静静欣赏刘雪婷的潘渊;在校门口醉痴痴装作看花实则等待刘雪婷路过的潘渊;在深圳同学聚会中眼光总是情不自禁跟着刘雪婷的潘渊;在火石山那头偷望这头和同学们说笑的刘雪婷的潘渊;在校园内的名人纪念亭装作等人实则为了看一眼经过的刘雪婷的潘渊;在公共课上时不时转身偷望刘雪婷的潘渊;在假期同学们组织短期旅行总小心翼翼守着刘雪婷的潘渊;……当李钊的手终于有些颤抖地摸索着到达她那柔软的胸部时,何韵情不自禁呻呤了一下。李钊狂热的声音带着极力的压抑感,颤抖着说:我受不了了,到我宿舍去吧,今天只有我一个人ꎭ꒒ꁴ꒒。
  我不。她面红耳赤心跳得历害,但还是这样回答。
  然后,在小湖旁渗透着远处暧昧灯光的几棵树的阴影下,在四周可能没有的人的眼光里,在何韵脑海中千万幅来回交错着潘渊的身影里,在李钊集聚已久情难自控的欲望中,在大年初一的寒冷的荔枝公园,在这个被许多人为了理想冲进又惧怕人情冷漠而冲出的叫做深圳的城市里,他们互相占有或者说拥有了对方。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